众库股东合伙人邱峰:《如何成就高效率的组织》

2018-01-19众库 合伙人 组织

各位尊敬的众库伙伴大家好,我叫邱峰,是一个连续创业者。如何成就一个高效率组织,今天希望和大家分享关于组织和协同的知识,谈谈现代管理学,还有控制与失控的关系。


幻灯片2.jpg


首先跟大家分享,认知革命和智人崛起。目前全球只有一种人类就是智人,但在200万年前到1万年前,地球上广泛分布着很多人种,7万年前开始人类进化分支里面出现智人,6万年间智人横跨欧亚,通过6万年屠戮,地球上就只剩下的大家这样的智人。


为什么这么短的时间里面,智人能在生物链中进化到生物链顶端?这里面最重要的就是认知革命。


人类有丰富的语言系统,在动物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,其实动物也有自己的语言系统,但为什么在智人的里面,通过语言交流,为什么会产生这么高效的大规模的协作,使其在很短的时间就站在了生态链的顶端?



产生大规模协同最重要的的基础就是虚构现实,通过提供一个虚构的现实。比如说国家、宗教、或者说今天众库的一个理想,利用这样的虚构现实,把很多的人,有不同背景但有着共同愿景的人团结在一起。因为这样的理想或者这样的梦境,人类做出非常多伟大的事,包括建立国家、金融体系,包括成就了很多大型组织和企业,都是因为一个共同愿景团结在一起。


幻灯片3.jpg


这个部分在人类历史里面,可以大概提炼出几种高效组织类型。全世界执行效率最高的是军队,包括宗教,也有现在我们很多的企业,都是一种组织形态。为什么军队执行力最高效?因为不听话就枪毙。宗教则会利用人类的恐惧,利用所谓的来世,你的来生或者什么,包括利用爱,还有黑社会、帮会,也是组织非常高效。第一部分黑社会原则很简单,就是你的家人我来照顾,但是你的命是我的,这就是整个帮会的文化。现在有很多公益组织,都是新的组织形态,有爱和关怀,创造了很多高效率的组织形态。


幻灯片4.jpg

高效组织形态有几个特征,一个有共同愿景,第二有组织形态,第三有一套体系和制度。包含党派、也是一种组织形态,也是一种组织的概念。


基于同一个信念做同一个事情。这是高效组织的一个基本形态。


幻灯片5.jpg


第三讲现在这个互联网时代。40年以内,互联网成为了最大的规则改写者,甚至凌驾于国家和政治上。几乎横扫一切了领域。首先它代表了最先进生产力,在这几十年间,尤其近10、20年互联网改写大量行业。首先金融行业,包括现在的新零售,所有的行业里无不和互联网有关系。


同时,互联网打造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协作体系。按照目前腾讯有9.多亿用户,等同于全球第四大组织,再上来是Facebook,然后是印度。将不同的资源重组、聚合、裂变,横扫一切规则。


我个人对互联网有一些思考,互联网作为一个新的生产力,肯定是大家要掌握的一项工具,现在几乎所有行业都离不开互联网,第二互联网很特殊,人类是认知动物,互联网首先代表资讯,它作为生产力工具的同时,也直接改变人类思想。


幻灯片6.jpg


我们要把互联网当成一个新物种,你看现在的大数据、云计算互联网本身非常快速迭代,包括邓总讲的阿法法狗,包括现在的物流机器人等等很多人工智能助理,已经初步具备生物的形态。


我们现在看到,互联网连接了一切,正在从技术赋能转变到连接技能,不断在完成人和人的连接,人和服务、和信息,和物的连接,接下来甚至直接对话都慢慢成为可能。


这样的情况下,新时代人类如何利用这样的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做协同?


幻灯片7.jpg


大量的资讯每天在裂变,每半年所产生的新信息量都几乎是以前人类历史信息总和,在信息裂变里面人掌握的资讯也在裂变。互联网创造大的协作以后人类越来越统一还是分裂?


我个人的看法是同步发生的,很多基础认知里面人类越来越统一,很多个性化的部分,为什么今天产生大量新物种?比方网红就是人和科技连接物种,网红这样的新生物对于很多企业的内部资源配置,包括整个品牌梳理,甚至舆论导向,已经可以左右企业里面的资源和财务分配,在以前是很难想象的。


我认为人类思想上越来越丰富,并不是坏事。在协同下只有这样的裂变,创新才具备可能性的土壤。


在传统的管理学里面,德鲁克是我尊敬的大师,他是具备哲学高度的一个管理学专家,在他晚年的时候提出关于新时代的管理,讲智能时代。那时候他60岁的高龄,谈及知识工作者应如何被管理和工作。他认为知识工作者的崛起,管理形态要发生改变。德鲁克成名于大工业时代,服务了很多大型工业企业,像福特汽车。但他晚年提出很多对于知识工作者包括下一代的管理思想,即怎么尊重人的创新能力,未来一定是知识资本。我相信他预言的现实今天正在发生。


人类越来越个性化,我们如何又要尊敬创新能力,又创造军队的执行力?管理学追求的是在一个目标管理下最大效率的追求,你看大家现在越来越焦虑,因为竞争越来越激烈,大家都怕跟不上。人类在互联网里面要寻找新大陆,就像大航海时代,没有发现的大陆比已有的大陆更大,以前的工具是船舶现在的工具是互联网。互联网对大家而言是一个新的维度,大家也在另一个纬度及时间上竞争,在短的时间该怎么裂变,甚至新的模式诞生怎么不被后来者超越,都是我们今天共同思考的命题。


我认为传统管理学里面有几个很重要的,今天仍然必须为我们秉承。第一以目标为导向,以成果来说话,包括制度优先于人,这些现代管理学精髓,在今天仍然有效。同时人之所谓为人,都希望得到一个对个体基本的尊重,如何在追求高效率同时又尊重创新?在海尔等体系里面我们看到一些样板。


我个人认知中关于大协同部分,就是说在整个互联网环境中,新时代新人类的协同。举例说这个时代里面为什么高才智人群更容易达成合作?因为大家知道新时代来临,我们做不协作,就跟不上机器的进步,今天大家必须变成全新生命体,我们每个人需要跨界变成新物种。


幻灯片8.jpg


对于协同,我认为可以拆开来看,“协”说的是一个方法论,就是妥协因素。


这是说,首先个人在集体里面,大家要做同一件事,就要以目标为导向,用成果说话,包括尊重制度。你得学会妥协,个人服从于集体


关于“同”,是说我们目标应该成为指南针,所有个人的努力应该服从于这个。


还有一个是进化,就是说怎么拥抱改变和做积极创新,这看起来是一个悖论,但这是今天管理学的新命题。


幻灯片9.jpg


在我看来,科技是一个新物种,这不是我个人的创新,而是凯文凯利的说法。他认为除了动物、植物、包括细菌,人类原来认知的6大生命体系里面新的生命体系,科技本身讲是一个具备生命的新物种。


我们看到物联网时代、人工智能时代,科技开始赋予机器生命,有了和人类交流的能力。人机交互正在进行,这可能在10年前大家觉得危言耸听。科技在今天是新的宗教,是谁都逃不开的。我们要怎么和新物种对话?在座很多是90后,我是70后,我们可以称之为数字移民,一开始不是互联网世界里面,而是迁徙进去的,我想我们今天在网络上的时间会占掉一半时间,在座的90后都是数字原住民,每天和手机交流时间高过和人类交流时间。


幻灯片10.jpg


所以在这个时代,要怎么协同?向自然取法,向机器臣服。你看科技进步到今天,反而一直向生命取法,向自然取法。我近些年的创业经历里面有很多和农业相关,也和台湾农民打很多交道,农业给了我很多启发,尤其是对生命的领悟。


我2010年在贵州做蓝莓,我们是做房地产的基因,做农业园区,做扦插育苗。贵州当时有个20万亩蓝莓扶持项目,当地农民把一棵苗截成3棵然后扦插6个月左右可以卖。台湾人这样的苗可以截到十几个,3个月就能育苗出来。因为当时做法就是把苗拆得很短,插在地里的时候把泥打成浆,只漏出一点叶子。为什么那么短时间可以育苗出来?方法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这是我第一次对生命产生敬意,因为植物觉得自己要死了,就爆发出强烈的生命力,用这样的残忍的方法反而极大催发了整个生命,这是一个育种方法。


同样如果今年希望果树多挂果,简单方法就是多砍它几刀,它就会觉得自己要死了,赶紧繁育下一代,多多开花结果。


后面我们做组培,你看每一个植物细胞,都是全息生命体,都可以发育成根、茎、叶。人类只有一种细胞即干细胞可以有这样的功能。这是我对生命产生敬意的部分。


还有一个故事是台湾农民我们采完水果,对果树有个养护的过程,他们的说法是我索取了果实,所以我帮你坐月子。这令我对台湾人有一定的敬意,虽然现在我们很多技术已经超过台湾。


现在人类部分通过进化已经完成对能量控制,对物质控制,包括对信息控制,接下来人类有没有办法对生命、对技术这样的新物种去控制?我认为达到这个控制很难,因为整个生命已经有了40亿年历程。


今天会上我们提到的大量的说辞,比如去中心化,分布式,自组织等,这其实都是生物界或者生命体典型的特征。比如植物细胞的全息生命体,还有像蜂群、蚁群的群体智慧。计算机都在模拟种群智慧,包括怎么建立一套生态。


我们今天都是知识分子,都受过好的教育,我们认为自己有别于动物,希望个体是被尊重的,这是创新的基础,但对于管理、合作,协同,我认为不会有高于生命的协同。


今天我们人体里面,哪里有毛病免疫系统会自动开始运作,这才是最高的协同。人类不是由大脑为中心控制,人类是由7大分布式的系统共同协同。


 

LAST


今天课题比较大,谈如何成就高效率组织,我没有办法为大家带来答案,其实是带着问题的思考来和大家分享。


在新时代里面已经是人机共生,我们要跟很多的伙伴,要跟很多的技术、具备智能化的一些设备,我们已经要跟这样的东西形成一种跨物种协同,在今天我们有没有办法做好准备?


其实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回到对生命的敬意,回到生命最原始的形态,把自己当作像单细胞这样的全息生命体,具备进化出各种能力以适应体系需要你产生的功能,这就是最好的协同。

资讯动态
厦门众库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ICP:闽ICP备17029692号-2  Copyright © 2013 - 2020